【插画】子曰「食色性也」?孔子:躺着也中枪

2020-06-13 作者: 围观:526 33 评论

(来自厌世哲学家的编按:来自这一章并不是阐述《孟子》性善论的关键篇章,若有机会,我们会陆续刊出对于《孟子》的解释。)

【插画】子曰「食色性也」?孔子:躺着也中枪

有。

被孟子骂得狗血淋头就算了,重点是还没人记得你。边缘的极致就是:就算你说的话可以名流千古,但大家都以为是另外一个人说的。

告子:「食色性也」是我说的啦!为什幺大家都以为是孔子说的? 我真的常常看到很多学者写论文也引用错……

相信大家以前在学《孟子》的时候,从来没搞懂「性善论」,都以为「性善论」就是「人性本善」,所以觉得这是什幺烂说法啊根本不合理啊!但实际上是我们误解孟子了。《孟子》一书最精彩、也最难理解的就是他的论辩。如果没有彻底读懂他的论辩,就很难明白孟子要传达的真正意思。以下我们尽可能用「超译」的方式,还原孟子与告子的论辩。但就算去除文言文的障碍,就思想逻辑而言,这一段论辩也有很高的难度。大家可以来挑战看看,到底懂不懂孟子要表达的意思?


以下为超级认真文。

告子说:「想要吃好吃的东西(而不只是填饱肚子而已),想要美色(而不只是传宗接代而已),这种「想要/自私」就是人的本性。
所以在我看来,『仁爱』就是一种内在的自私,而不是外在的规範;『公义』则是一种外在的规範,而不是内在的自私。」

孟子说:「你可以再解释多一些吗?」

告子说:「因为他是老人,所以我尊敬他,这种要求是来自外面的,而不是我自己想要这样做;就好像这里有一个白色的东西,我就称呼它白色,是因为它本来就是白色,而不是我想要它是白色的。」

孟子说:「因为一只马很白,所以我称它为白马,这确实是外在客观的事实;但是当我说一个人很白的时候,绝对不只是外在客观如此,而必然包含了一些我个人主观的感受(人的皮肤白本身隐含很多意义,可能表示他年轻、不用外出工作等等)。
假如有一只老马在这里,我可能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;但如果有一个老人在这里,我不可能看不出他是个老人(因为我可以感受到他行动不便或身体虚弱之类的)。那你说说看,『尊敬老人』这件事究竟纯粹是外在的规範,还是也有发自我自己内心的部分呢?」

告子说:「我再举个例子好了:我爱自己的儿子,但我却不爱隔壁老王的儿子,这就表示『仁爱』只是为了满足自私的要求而已;相反,我必须尊敬我家的老人,我也必须尊敬隔壁的老人,这是基于一种社会的要求,所以『公义』不可能出于我的自私之心。」

孟子说:「我喜欢吃隔壁同学的鸡腿,我也喜欢吃自己的鸡腿,对于其他事物也可能有这样的情形。那幺,我喜欢吃鸡腿也是由于外在社会的规範吗?」

    告子想要藉由「内/外」的分别,将「内心」视为一种自私之心,表示人类的行动方向为损人利己,纯粹为了自己开心而已;就好像人类喜欢吃好吃的东西、喜欢美色,都只是为了自己得到愉悦。至于「公义」,则纯粹只是外在的规範而已,与人性无任何关係。 孟子不反对自私之心是人性,人确实喜欢享乐,但他反对将「公义」剔除于人性之外,故试图说明「公义」也是发自人的内心的。 告子想要证明「公/私」两者冲突而不可相容,故不可能同时存在于人性之中。人类的本质就是「只会想到他自己」,不可能有其他。 孟子藉由「喜欢吃肉」的比喻来反驳告子的意见:就算吃不同人的鸡腿,我们都可以感受到同样的喜悦;故人总是「只会想到他自己」没错,但为什幺「自己」就非得排斥「他人」不可呢?为什幺就不能藉由成全他人,来满足自己的喜悦呢?──孟子以此证明人性实无分「内外」,也无分「公私」。 孟子不反对告子将「想要」或「喜欢」视为人的动力,只是他反对将「想要」或「喜欢」纯粹界定为一种自私自利之心。人类喜欢吃好吃的东西,也喜欢美色,固然不错,但人为什幺不能同时也喜欢公义呢?

注1:此处《孟子》原文「异于白马之白也,无以异于白人之白也」历来十分晦涩难解。我们这里採取的解释是:将「异」解释为「与我相异」,故此句之意应为:「白马的白于我而言,确实是外在(异)的,但是白人的白,于我而言并不是纯然外在(异)的。」孟子藉此证明「人对物」确实有内外之异,但「人对人」则无内外之异。

延伸阅读 谭家哲《孟子平解》,唐山。 简良如〈性善论的成立──《孟子.告子上》前六章人性论问题分析〉,http://homepage.ntu.edu.tw/~bcla/e_book/71/7103.pdf ps. 对于《孟子》之解释,大多皆依据朱熹《集注》或当代新儒家的观点,但我们已察觉如此之诠释方向有问题,故重新提供解释。